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马拉松

疫情下的马拉松你们知道吗?非洲的选手提出预支“奖金”


时间:2020-04-17 21:58:18

  冬去也,春已来,这原本是最适合跑步的季节。但人们还在等。赛事公司在等,供应商在等,跑者也在等,等待闸门拉开,看谁在蛰伏期里失了耐性和韧劲,看谁荒废了这段空白的时光。这是腾讯体育《体育暂停》深度策划第三篇,疫情之下马拉松怎么样了?

  疫情下的马拉松:有人荒废时光有人失去耐性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全球体坛几乎都陷入“停摆”。

  动辄数万人参与的马拉松,自然也按下了暂停键。取消、延期……接二连三的公告、通知,让过去几年如火如荼、备受追捧马拉松,在这一刻,放缓了脚步。

  据2020年中国田径协会认证赛事动态公布系统的数据来看,截至4月16日,全国共有11场马拉松赛事宣布取消,80场延期以及2场处于待定的状态。当然,不仅仅是国内,国外诸如波士顿马拉松、伦敦马拉松等一些知名马拉松赛事也都选择了延期举行。

  延期的背后,整个马拉松链条上各行各业的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冲击。运营商无赛可办、供应商无活可做、运动员无赛可跑......体育暂停

  01、啃老本

  马拉松热,不仅仅是催生了大量的跑者,也让从事相关业务的赛事运营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以往,每年春节后都是马拉松赛事公司最忙的时候——一个赛事接着一个赛事,赛事方案的修改提交、赛事现场的宣传执行等等。

  外界也能感知到这种忙碌——几乎每个周末,都会被各种各样的马拉松充满,赛事拥挤到甚至让人有了一种马拉松赛事公司不够用的“错觉”。

  1月23日,也就是在钟南山院士明确表示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的3天后,中国田径协会发布了《关于加强对马拉松赛事新型冠状病毒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4月30日前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组委会,要与承办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客观评估风险。如风险隐患较大,可通过易地、推迟、取消等方式,最大限度的降低风险、消除隐患。

  在这一刻,马拉松,彻底按下了暂停键。

  “(因为)这次疫情,整个上半年的比赛计划,全都被打乱了。”中奥山林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创始人陈山林在接受采访时说。

  中奥山林是一家以马拉松路跑赛事、青少年体育文化交流培训为主营业务的体育文化交流传播公司。自2016年创立以来,已经承办推广了京津冀超级马拉松赛、内蒙古草原马拉松等多项赛事。

  按照原计划,3月份开始,公司将有3场比赛计划,但如今,只好延期。

  手握无锡马拉松运营权的汇跑赛事,和中奥山林受到的冲击一样。据该公司的技术负责人终小南透露,截至目前,公司已经有2场马拉松直接宣布取消,而包括无锡马拉松在内的3场赛事也确定延期。

  上半年马拉松赛已经悉数延期或取消

  赛事延期和取消,“复工”也就非必需了。

  “公司处于半复工状态吧,负责赛事运营的部门没有复工。只有财务及客服全部复工,随时应对用户关于赛事延期的咨询,以及各类报名费退款的请求。总的复工人员不到一半吧。”终小南说道。

  从事马拉松赛事运营工作的刘雨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他经常是熬夜通宵修改方案,和组委会的人各种对接。马拉松开跑当天,更是一直忙到晚上才有空吃饭。

  但今年,往日忙碌的景象不再。

  “自从进入到(马拉松)这个行业,从来没有这么闲过。”刘雨说,“人就是很矛盾的,以前巴不得这么闲,现在真正闲下来了吧,心里又很慌。”

  这种慌,是经历“收入下降”的慌,也是面临“失业风险”的慌。


疫情下的马拉松你们知道吗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比赛只是延期而已。但更深层次的,“延期”会导致马拉松赛事运营公司的资金链承受很大的压力。毕竟,马拉松赛事公司主要的营利就是依靠活动收入。如今没有了活动,盈利点自然就无从谈起。

  一边,是没有收入;一边,是要发放工资以及维持公司运转的必要开支,“入不敷出”成为了绝大多数赛事运营公司在疫情期间状态的写照。

  2011年就进入中国路跑市场,被誉为中国马拉松产业开拓者的智美体育,也没有逃脱这次“疫情”的影响。

  3月初的时候,网上就曾传出一份智美体育的全员通告。大致内容是由于疫情影响,公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处于无收入的状态,从三月份开始全员的工资将会按照最低工资标准进行发放。

  一位接近智美体育的人士透露,该文件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现阶段并没有完全执行。

  当然,智美体育如今的这种局面,也与其在过去一年失去了“奔跑中国”系列赛事的运营权有很大的关系。疫情对于本就步履艰难的智美而言,则像是雪上加霜。

  综观整个行业,虽然是“入不敷出”的状态,但很多的赛事公司还是选择“坚持”——宣布破产倒闭和大规模裁员的并不多,更多的还是选择像智美体育那样“降薪”的方式,尽可能的渡过这段难关。

  相比之下,刘雨还算好的。基本工资还能够正常发放,只不过原先的赛事奖金,如今没了。

  “现在很多的赛事公司都是在啃老本。”陈山林说。另外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的观点则更加悲观,“可能有一些公司都撑不到马拉松恢复办赛的时候。”

  02、欠薪

  马拉松赛事公司之外,这条产业链上的衍生供应商同样是苦不堪言。

  来自重庆的多吉,是一名赛事摄影师,几年前和朋友一起在广州创办了一家公司,除了继续做赛事的摄影服务之外,还增加了团体运动服装定制的业务。马拉松的爆火,也让公司的营收情况一直不错。原以为,能够在今年大干一场的多吉,如今却成为了“待业人员”。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收入几乎是0。”多吉说道,“摄影的业务整个没有了,服装定制的需求量也很小。所以公司一直没有开工,业务也先停下来了。”

  其实,在疫情爆发的时候,多吉和他的公司伙伴们就曾经预料到一定会对马拉松造成影响,只是没有想到,疫情会持续的时间这么长,情况这么严重。

  马拉松摄影是多吉重要的收入来源

  不仅如此,之前旧业务的回款如今也成了问题。

  今年第一季度已经过去,多吉还有两个去年的活动费用没有收上来。每一次和甲方打电话催款,每一次“疫情期间资金周转困难”的理由都会出现。

  “我也没有办法再去追人家,只有相互体谅。就期望疫情早点过去,以后再合作的时候把前面欠的费用一起收了。”多吉说。

  前一阶段,多吉还出手了自己的两台相机。想要更换设备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还是回笼资金。“如果说没有经济上的原因,我才不会卖这两台相机呢。”

  在朋友圈,多吉既调侃又无奈地写下——

  “为了撑到下半年今天出掉了两台相机,接下来还有3台,下半年希望他们能帮我赚点钱!”




上一篇:维斯塔潘是受益者,是谁让红牛重获新生了
下一篇:面试没通过是因为没跑过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