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台球

斯诺克因为戴口罩被骂成“病毒”,6天跑了5次机场


时间:2020-04-16 21:55:57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作为“海外务工人员”,这一次斯诺克选手对“回家千般好,在外一日难”有了新的切肤之感。一路囧途,经历数度波折,终于落地中国,那一刻,有人想哭,有人庆幸,有人感恩……不管怎样,回来就好。这是《体育暂停》深度策划第二期,旅英斯诺克选手的故事。

  斯诺克选手英国逃亡记:街上被骂病毒被扔手套回国一刻只有感动

  3月19日,身在英国达灵顿的肖国栋开启了直播,原本只是等待回国消磨时间,但没想到这却记录下了他们这些身在英国的斯诺克选手漫漫回国路的全过程。

  4月12日,他在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酒店里完成隔离。此前一天,在沈阳隔离的丁俊晖也终于解禁,回到家里和家人团聚。

  每一个从英国归来的斯诺克选手都一样,领教了路上的苦,感受到了回家的甜。体育暂停

  设计/徐静

  01.“说什么也不能放弃世锦赛啊!”

  直布罗陀公开赛期间,听到同屋的周跃龙劝他“形势不对,赶快回国”的时候,肖国栋还没把疫情太当回事,毕竟那时英国只有500多病例。他还想着,世锦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说什么也不能放弃世锦赛啊!可周跃龙却判断,世锦赛肯定没法如期举行了。

  在直布罗陀,肖国栋进了半决赛,输给了特鲁姆普。而第一轮就被马克·威廉姆斯淘汰的周跃龙,则早已买好了回国的机票,成为第一个返回国内的斯诺克选手。

  肖国栋原本打算在直布罗陀多待两天,却接到世台联的电话,通知尚在此地的选手,所有的餐厅翌日都将歇业。放下电话,肖国栋立马回酒店收拾行李,抢到了当天的机票,返回了在英国的住所。

  事实证明,当时的果断救了他。餐厅要关门的消息无疑是当地疫情紧张的信号,接下来很可能停航。在肖国栋离开的第二天,很多飞往直布罗陀的航班都被取消,机场封闭。

  意识到疫情紧张,肖国栋果断返回在英国的住所

  肖国栋庆幸自己的决定,但等待他的,是更难的路。

  周跃龙之后,徐思成为了第二个买到票顺利回国的人。但他落地之后得知同航班有确诊病例,距离他只有一排。于是,他也成了重点隔离观察对象。

  十几个在英国的斯诺克选手纷纷开始抢票,惊魂回家路在他们面前逐渐展现出来。

  02.戴口罩在街上被骂“病毒”

  肖国栋在英国生活的城市是达林顿,距离伦敦4个小时车程,距离丁俊晖所在的谢菲尔德有1个小时车程。他是最早一批住在达林顿的选手,之后雷佩凡、袁思俊、白朗宁、陈飞龙几个人也开始陆陆续续选择了这个城市。

  他一个人租住的房子和其他人合租的房子步行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更多时候他都喜欢在大部队这里跟大家打打游戏聊聊天。

  从直布罗陀回来,英国的形势也越发紧张,他所在的城市虽然只有两例确诊,但是一直供他们训练的球馆已经关门了。在牛津的梁文博给他寄来了几个3M口罩救急用。


斯诺克因为戴口罩被骂成“病毒”,6天跑了5次机场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了直播。

  “其实我倒并没有那么紧张,真的回不去就在英国待着了,也还好。”他在直播里说,跟大家错峰订了3月24日的机票。这时,他身边雷佩凡说:“(我)这几天都没睡好觉。”

  两人正讨论着刷机票的问题,雷佩凡的手机响了:他预订的航班取消了。

  此时,世锦赛是否如期举办还没有定论,但很多人已经决定放弃,尽快购买机票回国了。

  3月19日,肖国栋看到超市里的肉品只剩下了羊腿,物资短缺已经显现出来。而街上来来往往的英国人,依然还是习惯于不戴口罩。

  疫情之下,英国戴口罩的人并不多

  这一天,也正是袁思俊预定回国的日子。临走的时候,他还对早上上街的情形心有余悸:“有个英国男人,看到我戴口罩在街上,就骂我‘病毒’。”

  袁思俊刚满20岁,来英国才三年,幸得肖国栋这样的大哥照顾。中午时分,肖国栋把袁思俊送上车,说,再见咯。

  03.再见,不要再在英国见

  几个小时后,他们就再次见面了。

  袁思俊回到了达林顿。他原定在台北转机,但当地临时调整了政策,行李不能直挂必须要入关重新托运,但他又无法入境,所以在曼彻斯特机场等待出发的时候,袁思俊被柜台劝回了。

  于是,3月20日肖国栋的直播里,袁思俊又出现了。肖一边开着小老弟的玩笑,一边也变得不安起来,他几乎整宿都在刷机票。虽然票价并没有网传那么贵得离谱,但却买不到;如果找代理,最快都要4月10日以后才能有票。很多同在英国的中国斯诺克选手已经买了四次票,不断地买,不断地被取消。

  3月21日,世台联宣布世锦赛延期。随着这一只鞋最终落地,球手们面临的问题只剩下如何去安排未来几个月的生活。

  袁思俊回来后,同样睡不好觉。为了让他散心,肖国栋决定两人一起去市中心吃午饭。从他们住的房子到市中心,步行也就不到20分钟的路程。路上会经过他们每天训练的球房——曾经,他们每天早上十点多来到球房,下午五六点钟离开。街道还是那个熟悉的街道,市中心美丽的大教堂也安静地伫立在那里,只是看的人心情却大不同于往日了。

  二人戴着口罩走在街上,在距离市中心很近的一个路口,袁思俊突然说:“我就是在这里被骂‘病毒’的。”肖国栋安慰他:“没事,我们两个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他们在市中心的药妆店想要备点儿防护用品,却已经全部断货。原本想在熟悉的COSTA买三明治,门口却早已经立起了牌子,不允许堂食。




上一篇:丁俊晖想要夺锦赛冠军,他女儿给他大的动力
下一篇:潘晓婷勾魂一笑很倾城,美照秀无死角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