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球

梅德韦杰夫共享了自己从青少年转为工作球员的挣扎


时间:2020-03-23 16:19:14

  现国际第五梅德韦杰夫共享了自己从青少年转为工作球员的挣扎,如何成为一名顶尖球员和成名之后关于外界点评的观点。


  “我的父母之间总是有一些小争吵,妈妈期望我可以学习更多的课程,这也是为什么我直到18岁还是处于边上学边打球的状况。在俄罗斯大多数工作球员12岁之后就不去上学了,这也许也是为什么有一段时间,我的网球水平不及我的朋友,但我并不因而感到懊悔。在得到了网协和赞助商的帮助之前,因为没有满足的钱,我经历过许多艰难的时间。那个时分输掉竞赛之后,我脑子里想的是,赢下这场竞赛我就能多拿100美金了。对我来说最困难的时期就是从青少年过渡到工作球员,那个时分我的青少年排名在第13位。后来在我打了一些期望赛后,我很快意识到,从700位升到300位其实是一件十分艰难的工作。当我期望尽快赢下五六项期望赛的同时,我需要存下尽可能多的钱,可是那个时分我陷入了苍茫,我不知道要怎样做,因为很多其他球员跟你有着相同的主意,在做相同的工作。我记住我跟布勃里克聊天,他那时在法国打一项期望赛,离我住的当地只要半小时,那个时分我的排名在700名左右,我问他‘你是怎样升到300位的?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工作。’他(布勃里克)到现在还记住我说的这句话,他看到我的时分会恶作剧说:‘你说,我们是怎样升到300位的?’”


  “即便在我第一次进入国际前一百后,在内心深处我仍旧不觉得自己是一名工作网球运动员。当我在场上的时分我会竭尽全力,可是在场下我做得不够好,我常常很晚才睡觉,打很长时间的游戏,也不注意细节方面的工作。从第70位到国际第五的这段时间,我才真正决议全身心投入到网球运动,应战我的极限。我知道我们都说人是没有极限的,但我想应战自己,找到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这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时间。我记住在那之前,假如我打了很长的一场竞赛,后一天我必定就会输球,因为我根本动不了。假如你去问看过我在青少年时期打球的人,他们必定会说我是身体素质最差的球员之一,有些时分我上场才打了半个小时的竞赛就出现了抽筋的症状。日复一日的体能练习和康复理疗是改动我网球生涯的要害,就靠我自己一个人的话,很多时分我并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提高身体素质),我的团队在这点上帮到了我,他们帮我设立好了每天的练习日程,这让我从一名常常抽筋的青少年球员成长为了可以背靠背拿下冠军的工作选手。”


网球


  “当人们一挥而就地对我作出点评的时分,这总是让我感到不舒服。当然你可以有你的观点,可是你的观点并不总是正确的。我总是会面对人们的指指点点,他们说我不应该这么做,我不应该这么说,但我的确有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权力。就算你问我200遍我的偶像是谁,我的答案都是不会变的,我没有偶像,我只想做我自己,并不是因为现在我来到了国际前十才这么说的。我说这话你们可能并不信任我:就算22岁的我仍旧在国际第1000位,我可能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潜力所以放弃网球这条路途(而不是国际前十),即便如此我的主意仍旧不变,我就是想做我自己。很多在我圈子外的人说什么我一定要赢下这场竞赛,我还需要变得更好,这真的让我感到不舒服,因为我打网球并不是为了他们。不是每个人都想成为国际第一的,假如你不想练习,那就不去练习,假如你关于自己现在的排名和成果满足的话,没有人有权力要求你做得更好。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动力地点,我期望成为独立的一个人,不依赖于任何人的观点。当然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要做到不理会外界的评论是需要花不少时间的。”


  “在场外的时分,我期望可以尽量保持隐私,这其实很难做到。现在这个时代,你可以‘听到’所有人对你的观点,假如你能找来十个人的话,你能听到十种不同的观点,总会有人跟你说‘你应该要这么做,这样才是对的’,但工作并不是这样。”




上一篇:萨芬:与现在比较过去网球运动要简单得多
下一篇:德约科维奇22日晚发布长文